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压缩成本实现扭亏 民资呵护下的西藏旅游能否破局

2019-08-19 点击:1205 钢材新闻
?

蔡莲(北京,记者金伟)新闻,今年4月“封顶”的西藏旅游(.SH)提交了上半年的成绩单。

8月12日晚,西藏旅游公布的2019年半年度财务报告显示,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,979.74万元,同比增长6.47%;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,434,100元,与去年同期相比。这是-15,902,100元。

业内人士在接受采联新闻社采访时表示,新西集团进入中国后,西藏旅游业呈现出与前一届不同的商业风格。但是,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仍然是通过压缩成本来保护利润。独特的自然资源状态不匹配。

控制成本成为扭亏为盈的关键

作为西藏唯一上市的旅游公司,西藏旅游拥有雅鲁藏布大峡谷风景区,奔兹深山(尼洋河风景带)风景区,巴松厝风景区等优质资源,一直很穷。

与去年同期相比,公司的转机不小,但从财务数据来看,其收入仅增长了6.47%。控制运营成本已成为扭亏为盈的重要举措,即西藏旅游的折旧和摊销成本下降,其他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的措施使运营成本降低了23.18%。

西藏旅游秘书处的相关工作人员也告诉金融联盟记者,成本控制主要是出售公司的酒店资产。

据了解,2018年,新奥集团正准备全面收购西藏旅游业。该公司的信义七维修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649万元的价格购买了西藏旅游局出售的五家四星级酒店。销售完成后,酒店的折旧费用从运营成本中扣除,这将极大地助长西藏的利润损失。

上述董事会秘书向记者透露,酒店的高劳动力成本也是运营成本高的原因之一。剥离酒店资产继续使西藏旅游业受益。

但事情并非那么简单。金融协会记者在该公司的半年度报告中发现,政府补贴与西藏旅游业的损失密不可分。其中,2019年第二季度,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增加727.88%至3666.5万元,原因是报告期内2018年“冬季西藏旅游”政策收到的机票补贴。票务补贴不包括在非经常性损益中。

关于补贴的具体数额,西藏旅游局秘书处的工作人员表示不方便披露,但由于机票补贴来自公司参加“冬季旅游西藏”,因此未纳入政府补贴计划。 “活动,主要是针对免票价措施”,政府表示,这项规定将在本次活动结束后进行核算,然后将给予相应的票务补贴。“

但是,上述董志办公室的秘书向蔡莲通讯社承认,该基金对于上半年西藏旅游业的流失非常重要。至于将来是否继续获得补贴,尚不确定。

事实上,西藏旅游业也参与了去年同期的这项活动,但由于传统的淡季,创收活动对第一季度的亏损贡献不大。

销售费用在今年上半年有所增加

“西藏旅游业可以将损失转化为利润,这与新能集团带来的大量资金有关。”京健智库分析师景健告诉英国金融通讯社。

负责西藏旅游销售的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说法。它指出,在西藏退市边缘旅游业贬值的背景下,以新奥集团为代表的大股东继续输入西藏旅游业,采取了更积极的销售政策。

财务报告显示,2019年上半年,西藏旅游销售费用增加104.36%至884.66万元,秘书长办公室工作人员称,这一数据将在2019年下半年继续增长。 p>

“销售费用的增加表明西藏旅游业采取了更为积极的经营策略,但销售费用增幅超过100%并没有带来收入的快速增长,这表明其资源开发仍有待提升。”周明奇相信。

为缓解销售费用增加带来的压力,西藏旅游局还于5月向中国光大银行拉萨分行贷款约7000万元。同时,公司财务报告还显示,西藏旅游仍然持有国风文化对公司提供的至少6500万元的资金支持,贷款期限为2019年9月30日。

可以看出,在今年年初西藏旅游业成功“赶超”之后,财政状况仍然不容乐观。新奥集团相关负责人曾对记者说,西藏旅游在住房保护方面非常困难,不断降低管理费和财务费用。业内人士还向记者指出,该公司的亏损压力仍然存在,其传统旺季仅在第三季度,依此类推,其第四季度财务数据将继续承压。

至于大股东新奥集团,旅游行业专家张金山告诉金融联盟记者,已经在天然气市场发展多年的新奥集团具有较强的融资能力,主营业务相对稳定,资金雄厚。投资回报期相对较高。长途旅行目标的财务压力较小。

国有旅游公司已经改革

纵观西藏旅游“保护壳”之路,新奥集团的股权已成为其亏损的重要转折点。 2018年5月,“ST”后的西藏旅游会见了新奥集团董事长王玉锁。后者通过股权收购接管了上市公司,成为西藏旅游的实际控制人。当时,业内很多人都认为王玉锁对西藏旅游的贝壳资源感兴趣。然而,从后续发展的角度来看,新奥集团并没有将其天然气业务注入上市公司体系。

随后,正式进入新奥集团的股份迅速承诺获得6.5亿元贷款,缓解了西藏旅游资金紧张和维持上市公司地位的问题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西藏旅游业拥抱私人资本后,丽江旅游(.SZ)和曲江文旅(.SH)等旅游公司也纷纷效仿。其中,丽江旅游实体控制人改为华邦健康(.SZ),华侨城西投资拟向曲江文禄(曲江文绿的控股股东)增资118.5亿元。

“传统景区上市公司的业务普遍薄弱,面临改革,强大的资本家为他们解决了最基本的财务问题。”张金山告诉美联社。

同时,在国家大力实施景区门票降价的背景下,依托西藏旅游,丽江旅游等门票和索道收入的传统旅游企业的旅游压力越来越大,私人资本优势越来越大。新奥集团等企业将解决这些公司的资本优势。原来的两难困境。

周明奇认为,西藏旅游是国有风景名胜区改革的典型代表。私人资本的进入激活了丰富的自然资源。然而,新奥地利集团和华邦健康都不是旅游业从业者,完全依靠资金来支持恐惧。无法继续。

陈志杰

海钢网 版权所有© www.120sh.net 技术支持:海钢网 | 网站地图